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长篇章回小说《风雨辽西》第一回

发布者: 顽石 | 发布时间: 2017-9-12 10:31| 查看数: 152| 评论数: 10|帖子模式

                        风雨辽西
                                                     作者  顽石
    ——仅以此文聊记二十年的辽西故乡,在那风雨交加的兵荒马乱年代我们的前辈是如何煎熬着繁衍下我们这群辽西儿女。
    十山九探头,
    个个争王侯。
    王侯本无种,
    玄机有缘由。
    一 徳字回家祭祖,恩祖计抓飞贼
    1934年腊月初七,这一天是德字他娘头一个周年。按照老理儿这一天儿女必须回家到坟前上坟。
    钱家长房大公子钱恩祖早早料到德字一定回家。于是就找其他几个兄弟商量。有钱恩良,钱恩富,钱恩贤等。
    恩良说:“先在东梁顶上派人放哨,看见坏儿(张德的小名,不喜欢张德的人认为是外号。张德父母认为儿子坏点有出息,好养活。)在东梁一出现,就举旗语告诉家里。家里就准备抓他。”
   恩富说:“怎么抓他?他可是有名的飞贼。”
    恩良接着又说:“飞贼怕啥?咱们人多,家里又有枪,怕他!在他家周围布置两层火力,躲在暗处。先让闫老蔫和他打招呼拉磕,咱们见机行事,能不动枪最好,称其不备我和恩贤从前后或者左右夹击,然后其他弟兄一拥而上还怕撂不倒他!怎么说我们也练习过武把式。如果看他动枪我们也就直接动家伙把他打伤,大哥你说行不行?”恩良和恩贤在狼家窝棚和王老大王大彪练过功夫。
    恩祖:“看着可行,不过万一出意外我怎么向三叔叔四叔交代?”
    恩贤:“那你说咋干?”
    恩祖:“照我说还是已缓为主,咱们和张坏儿有仇,不过仇不至于杀人害命,而且张坏儿心狠手黑,现在又入了绺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东梁的岗哨要放。时刻观察十八跩那边的动静,一旦有消息就报告。村沟里也要在棒槌石后的树丛里安排人手。家里长幼尽可能不要出门。今天是腊月初五,一会我就去乡公所找李华堂所长,让连庄会帮忙抓张坏儿,这样就把咱家和老张家的矛盾转化为老张家和官府的矛盾。咱们躲在后面不比你们哥俩冲在前面强吗?”恩良恩贤都同意大哥的主意。
   说话的功夫快到晌午了。钱恩祖骑着他那头黄骡子就奔宝道沟乡公所而去。他边走边琢磨。给李华堂多少钱合适呢?给多了怕抓不到张坏儿白搭,给少了怕李华堂不爱帮忙。手揣进钱搭子摸着大洋想主意。这时他灵机一动来了主意。为什么不先去拜见李华堂他妈妈呢!这李华堂的老母亲是钱恩祖的老姑奶,人慈祥善良。拜见老姑奶是礼数,说不定老姑奶一句话事就成了。想着走着。李华堂家的李家大院已经在眼前。高门楼,黑漆大门,大门宽约三丈,高约一丈五尺。虽然以前也常来,这次总觉的李家大门足有三个自己家的大门大。其实也就是大一半。恩祖让家人通报后。大步流星奔上房而来。边走变喊:“老姑奶,老姑奶,你药狐沟娘家恩祖孙儿看你来了。”恩祖这样说是想让老姑奶想起娘家,好帮他说话。上房传来老姑奶的声音:“恩祖呀,快进来。”
    钱恩祖进得屋来,见到老姑奶扑通跪地磕了一个响头。“哎呀,孙儿呀,不过年不过节的磕哪门子头,快起来。”恩祖站起来,“老姑奶,我爸我妈还有全家都很想你,这是我爸让我给你带的买果子的零钱,随手递上装有五十块现大洋到钱袋子。”“不用破费了,家里日子刚过好还想着你姑奶,家里有事儿吗?”“老姑奶,我们琢磨后天是张坏儿他妈周年,他估计准回来,想让表叔带连庄会去抓人,张坏儿当了胡子,砸明火,在咱们家偷枪伤人,打我老叔,在塔子沟告状好险没把我老叔害了,什么坏事都干,早晚是咱们家的祸害,把他抓起来,生怕表叔太忙,还希望老姑奶从中撺掇表叔帮帮家里的忙。”“哦,这个事呀,你表叔应该去呀,帮助他姥姥家是应该的,他不帮谁帮。”恩祖觉得五十块大洋有用了。
    在老姑奶的帮忙下村公所答应听到消息就去抓人。恩祖骑着黄骡子回了药狐沟。
    回到家嘱咐家人提高戒备。又查看了洋炮(打枪砂的火枪,这种枪杀伤力大概五十米,先填装火药,用木棍怼实,再装填枪砂,枪砂有半个黄豆粒大小,每次装填大约半把,五十几粒,最后用一小团纸封口怼实。枪的扳机上放泡子,扳机撞击泡子即可击发,枪砂面积有一平米,远处只能击伤,近处死人。装填极慢。)。一夜无事。
    第二天晌午过后,东梁顶传来消息,张德来了。钱家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家仇要报,抓住张德。紧张的是飞贼张德十分狡猾,兴许闹出人命。恩祖赶紧派恩富骑驴去李华堂处报信。又把闫老蔫叫来让他稳住张德。机会合适他也要见张德一面,了解虚实。
    一袋烟功夫,张德已经上了东梁顶,直奔村沟里走来。话说张德,22岁,干瘦,一米七八个头,鹰眼,腿长,腮帮子有黄豆大一个黑痣。刚到沟里大梨树那儿,闫老蔫背着粪筐,拿着粪铲,驼着背。见到张德放下手里背上的家使儿。“德字(张德在绺子里的绰号),回来了。”张德快步跑上前,“闫老叔,大冬天的也不歇着,还是那么忙。”“可不是嘛,捡点粪,来年上地,好多打点儿高粱,租人家地不容易呀,哪里像你,有出息了。”“哪里有什么出息,就是跟着'东来好'大当家的走绺子,生活所迫呀,混口饭吃。”“德字,这回回来得呆几天呀?”“可不怎的,回来给我妈上坟,不上坟心里不踏实。”张德没有透露啥有用信息,就朝着家里走去。他家三间土房,前面有个土墙当院,后面就是当街土路,人家说这样的房子不吉利,败家。家里除了能做饭的锅碗瓢盆,几乎什么也没有。他弟弟张罗锅背驼得严重,上了岁数更是弯了。兄弟媳妇常年有病。两个儿子,大的六岁,小的三岁,都骨瘦如柴,就算活着。张德到家给了罗锅五块大洋,一块家织布。说了几句话叹了口气就出来了。没坐没喝水,那个家没处坐,半张炕席黑乎乎的。水缸冻的几乎存不住水,就是一个小窑窑里有水,还是一层水底子。
    张德来到当街,正准备去刘小个子家吃饭(刘小个子是他表姐家),迎面碰上了恩祖。张德快步跑上前去,满脸堆笑,握着恩祖的手“哎呀,恩祖兄,还是这么气派,怎么这么闲哉,想死兄弟了。”“坏儿呀,这次是发财了?”“哪里哪里,就是跟着'东来好'大当家的混口饭吃,咱们哪到哪,到哪儿都是跟班的。”他是这么说,在绺子里他已经是二当家的了。“队伍大吗?”恩祖问。“不大,四五十人。”其实他们绺子只有十五个人。“今儿回来,多住几天?”“可不吗?给我妈上上坟,再看看亲戚,还想找你们老爷子讨杯酒喝呢。好了,天不早了,我去大表姐家吃饭,回头聊。”张德大步流星走开了。恩祖看着张德的背影,紫红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
    再说恩富见到李华堂说明来意,李华堂认为张德回来最少也得住两宿,天色将晚,组织连庄会人员不方便,告诉恩富初七一大早行动。恩富回来一说,恩祖恩良也这么认为。
    张德到了刘小个子家,简单吃了点饭填饱肚子。他大表姐留他住下,他说时间太紧,不住。趁天没黑,到了他老娘的坟前少了冥纸,上了香,磕了三个头。直接奔隔壁村子王先沟他表二姨家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太阳上了一杆子高,李华堂组织的连庄会悄悄的包围了刘小个二表姨子和张罗锅家,进去一搜没人。四五十号人马又奔王先沟去逮人。问了他二表姨。人家说一早起估计李华堂组织连庄会的时候张德就上了东梁走了。而且张德的快马藏在东梁山根底下刘瘸子家里了。如今已是半天晌,到哪里去追,说不定已经回绺子了。岭下二道岭子,十八拐借八个胆子也没人敢去,贼窝!
   其实张德早已经算计好恩德他们的计划,先见面透露假消息迷糊恩德,让他们错以为久住,然后假意留宿罗锅家,刘小个子家,其实住在表二姨家,而后神不知鬼不觉撤离,半道有快马接应。张德到东梁顶的时候看着宝道沟调动人马,他打着口哨一溜烟奔向刘瘸子家,骑上大青马,快马加鞭,瞬间消失在莽莽群山之中。聪明算计的恩德恩良这个气呀,机会没了。还搭了李华堂的人情。

最新评论

雁鸿 发表于 2017-9-12 17:35:15
看意思还有下文啊,期待续集。
雨凉。 发表于 2017-9-12 21:54:18
期待续集。问好新朋友
唐山大牛 发表于 2017-9-13 07:25:43
欣赏!!
悠闲de风筝 发表于 2017-9-13 07:56:23
回忆那段充满血雨腥风的历史,会让我们知道今天幸福生活的珍贵。
西风6868 发表于 2017-9-13 09:00:08
赏读。
单行线 发表于 2017-9-13 11:58:42
hello  come on   ,nice to meet you
流水清清 发表于 2017-9-13 14:20:31
好小说,耐读。
长缨在手 发表于 2017-9-13 21:14:16
文笔清新人物丰满,值得一读。
独乐斋主 发表于 2017-9-14 10:01:23
欢迎新朋友!
12下一页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小黑屋|帮助中心|Archiver|手机版|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 冀ICP备15015326  

冀公网安备 13022402000072号

GMT+8, 2017-9-22 12:41 , Processed in 1.65658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