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一些随笔习作】

发布者: 楼细雨 | 发布时间: 2018-5-4 21:28| 查看数: 849| 评论数: 8|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楼细雨 于 2018-5-4 22:48 编辑

         〖钓〗


月牙钓不住金乌,风筝
甚至
一只西窗下喘息中的甲壳虫


明日
七点钟声禁止躯壳走动
灵魂将独行
翻越二十点鼓声——


    〖七彩霓虹〗


霓虹——
只看到无影的白
执银刀锋的绿
丝线的黑匝紧流动的红


当肉体与灵魂彻夜长谈生活之道
七彩
是医者难以修补的伤口


   〖 四月,一截滦水〗


打开四月
这岁月的夹层。一截滦水像蛇
半梦半醒
燕子衔着几阙长调、小令
江南故事婉约得淡绿飞红
巴彦古尔图山的石头泅渡乐亭
把千年过往拧干,上岸
走成了风的模样


       【雨夜】


黑。水一样多
夜,在一丝白上走着
“嘀嗒”“嘀嗒”,只是手指的附属物
离左肋,何止千里


马嘶,在厩中
——扬起又落下
巨大的湿
一点也不辽阔


    【四月风流——】


桃花伞尚未打开,已是满城风雨
梅花、玉兰,妆成旧簪子
刺青在杨柳手臂——


流言,一洗再洗。泡沫
迷了路人的眼睛——


燕语声声,未唤卿卿
只是旧巢,盖了一层新泥




     【四月,一棵榆树】


除了清明这个宿疾
花光了去年所有典当(皮和根须的尸骨、灵魂与药性)
还有一些心照不宣的隐疾
譬如飘摇的鸟巢
即将相互涅槃的虫豸——


收买风雨路的钱粮
还在被六月战战兢兢的筹集


   【四月的一只蜗牛】


老房子。外有迂回的路
爬上饮风的墙
内有被过滤的风“芒”
被窗子凌迟的 雪、月、花
还有隐约下坠中的沙粒与螺音


触角还算柔软
灵魂还算轻盈
我调整卧姿,用右手敲字
我怕左利手越来越壮
左心房越来越飘——


站起来,一不小心
走出一只螃蟹的舞步


     【今夜,我守城】


今夜孤城。统领
三千草木精魂、五千金石灵魄
对抗瘟神袭扰


早已习惯了黑白无常
早已习惯了当差拿饷
早已习惯了生死之门间搬运的粮草


中军帐,帐帘微卷
一轮明月布施一簞浮云
弃 本草 离案
长时间仰望天空

——众生安康!


【神曲】——我是猫(戏作)


上帝赋予我九命,却告诫我:
远离鱼缸,除非手指再长出一寸
我聆听神曲——


在 都柏林人 的意识中寻找但丁
并与之攀谈原罪与本罪的关系
四大吝啬鬼的出现
让远方变得遥遥无期


栖居在卡夫卡的 城堡,夜晚赛矢对我歌唱
——她把我的名字叫作 鲁滨逊
我忘记了我是猫


哦,我的上帝!缪斯帮助我逃至雪国
这里没有静静的顿河,只有一片深埋地下的 叶子
间隔  的世界!
萨特说:“他人,就是地狱”


是的!戏剧性 不只是莎士比亚
他用十四行颠覆了彼特拉克体
普希金继承了这个道理
默默地写下了《我曾经爱过你》


飘——飘——飘——
乱世佳人我已找不到
哦。我的上帝。我不是丑陋的敲钟人
我不是戴罪的冉阿让
我不是被剪去长发的David
光华公子已尘封于源氏物语
不要让我在百年孤独中面对那些黄色的蝴蝶
不要再让我等待戈多——
哦。我的主,请给我一杯红酒
或者一杯Водка


我的主人,请你放生那些鱼——
哦,我的耶和华
我《美好的日子》
我的福音
我的苦沙弥!




     【在云中】


窗外。风声
云开着引擎——


一支被剩余的雪茄
是否留恋走过的灰烬


漂泊的
终会落地——


覆盖一朵梅花
还是滋润一朵迎春


   
     【在雨中】
      
一把伞,撑破江南
衣袂,雕栏深陷
青苔抓不起流水
驿车跑不出石板
一张生宣,比白头更远


檀木收起旧事
薄衾洇染出一朵青莲


檐下穿阶长叩
不是木鱼敲打
是邮寄的钟声,一船



  【风居住的街道】


题记:一支曲子……


孑孓,象形两把乐器
彳亍,会意一场隔空


当文字归隐大地
音符皈依星辰
一张空白的乐谱——


谁能够读懂通灵的街道
看到后 又抓不住的风




【今夜,我该触摸哪一个音符】(组诗)


@一把二胡独有的忧伤


西风送我一肋 骨箫
东风许我半城 柳笛


踩着黑白琴键,吹响——


身体微躬大野,须发囚禁韧性
双手放牧鳞片,双目夹紧尘世千斤


和鸣。华彩。狼音


谁,听到了一把二胡
独有的忧伤




@ 外面的世界是一把箜篌


走出风居住的街道——


一把箜篌。卧着或是被击倒
弦刃之间,巨大深渊


飞翔与坠落,都是
彼此的坠落与飞翔


择一些中庸造句
用一些油腻甲骨补洞


光阴的五音十二律,等待
在雨季,渡一船蓑衣




  @有一个名字叫阮


四弦十二柱,“非琴不是筝”


打捞一把周代玉尺
丈量尘世冷热摇摆的余地


昏黄与虫洞,书页间
一个叫作阮咸的喻体


卡着世人的喉咙
前言不搭后语




@我听到一个笙音


一片竹林,匝紧命运


银丝标识高调
金玉押送风向


入一扇门,守一扇窗
春秋配里,一个笙音


——跳跃,仿徨






   

最新评论

独乐斋主 发表于 2018-5-4 22:37:20
含蓄。精致。诗韵十足。
楼细雨 发表于 2018-5-4 23:00:10
独乐斋主 发表于 2018-5-4 22:37
含蓄。精致。诗韵十足。

谢老师厚爱。另一个帖子改了个字。又要重新审核了    ?_?       ^o^
慧心兰 发表于 2018-5-5 07:06:34
本帖最后由 慧心兰 于 2018-5-5 07:07 编辑

一直很喜欢楼主的诗,富有内涵,有张力
篱畔菊香 发表于 2018-5-5 21:39:41
一大兜好诗,这是啥文采啊!
温馨 发表于 2018-5-22 11:28:12
细细读来,有些忘我!
楼细雨 发表于 2018-10-5 20:14:03
谢朋友们雅临。。。节日快乐。。。
西风6868 发表于 2018-11-12 13:24:58
诗作意象纷呈,情境悠远而深邃,极富画面感和立体感,可略见作者学写现代诗的投入与成效,欣赏。
有些诗句或许可以写得更好,比如: 【四月,一棵榆树】中
譬如飘摇的鸟巢
即将相互涅槃的虫豸,意象似犹未尽,可再用“譬如”句铺陈和摇晃的鸟巢类似的另外一种事物,构成反复咏叹,诗歌的内涵会更加丰盈。
还有不足,诸如“神曲”,通读诗作。虽感觉意象纷呈却不明就里,不知所言有何用意,让人如坠五里雾中。个见。握手。
西风6868 发表于 2018-11-14 12:54:17
看来楼细雨也不善交流。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小黑屋|帮助中心|Archiver|手机版|京津冀文学艺术网 ( 冀ICP备15015326  

冀公网安备 13022402000072号

GMT+8, 2019-1-18 01:14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